网站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 >>当前页

斯人已逝,思念犹存

发布时间:2020-10-19 04:12 编辑: 来源:

亡妻已故三年了,《给之妇》是时隔三年,给亡妻的信,是追悼,是思念,更是一种抚慰式的交代。

从亡妻所最关心的事情开始叙述,孩子和“我”平分了亡妻的世界,从孩子说起,每一个孩子的近况,开心的悲伤的,都讲给妻子这倒不像是悼念信,反倒像一封家书了,在给亡妻交代近况时,也追忆到亡妻在时的景象,字字句句间,已经流溢出了无法隐藏的深情与思念。

从对亡妻的追念开始,又逐步进入到亡妻在时事事操心,事事操劳的辛苦,孩子的喂奶,家务的劳动,甚至连睡觉都不得安宁,这里字句间,又饱含对亡妻的心疼,感激,对亡妻诸事操心,不得安眠的心疼,对自己未曾帮助的自责与愧疚,以及亡妻为了家庭付出的感激和对亡妻深深的思念,“短短的十二年结婚生活,有十一年耗费在孩子们身上,而你一点不厌倦,有多少力量用多少,一直到自己毁灭为止。”这些复杂的情感在这句总述中,也溢于言表了。

说完了孩子,亡妻最关注的,就只有“我”追忆妻子为“我”的付出,为“我”的操心,为“我”所受的诸多委屈,两次逃难,亡妻都是凭一己的坚韧带着孩子,在艰难的境遇中甚至仍不忘了“我”珍视的书籍,而“我”却身在北平,教亡妻把“我”应负的责任,一个人负担,言辞中,表现出对亡妻深深的愧疚,一句“我如何对得起你?”包含了多少的心酸。

追忆完亡妻为“我”所付出的事,又将“我”让亡妻所受的委屈道出,“我”的坏脾气,“我”生病时的闹人,亡妻却从不埋怨,为“我”吃苦,为“我”分苦,甚至重病也瞒着“我”,直至后来支撑不住,而“我”连最后的时刻也没能再见亡妻,悲痛至此,深情至此。

最后,将所有的思绪与亡妻吐露后,也给亡妻一个承诺——尽心教养孩子,让他们对得起死了的母亲,让亡妻放心安睡长眠于地下,虽逝者已逝,但生者的思念仍留存,这份思念伴随着对未来的希冀,在生命与时光中继续留存。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957gg.com/detail-zhan-14876620.shtml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