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葡京的老板

金瑞有色研究|冶炼受阻:矿向消费的传导不畅

发布日期: 2020-09-02


锌冶炼环节受阻

金瑞期货研究所

 曾童

摘要

         

  • 锌精矿短缺不再困扰市场

    2018年放眼未来三年,得益于诸多精矿项目的释放,对于冶炼环节来说,原料即将变得非常宽裕

  • 原料充裕的情况下,冶炼却减产了

    当市场都以为锌精矿复产且原料宽裕时,锌锭会出现大量过剩;但是,今年锌锭生产却意外减产了,尤其是国内冶炼,出现了-3%的同比增速

  • 影响冶炼开工的因素:利润

    我们认为,是利润主导了企业的开工率,而并不全然是锌价。追溯历史数据发现,TC对冶炼利润相应相当之大

  • 一、锌精矿短缺不再困扰市场

    锌市场在前三年开启单边上涨,究其主要原因在于锌精矿的短缺;然而从今年开始,困扰市场三年的锌精矿短缺终于结束,尤其表现在今年下半年,加工费齐齐上涨。

    放眼未来三年,得益于诸多精矿项目的释放,对于冶炼环节来说,原料即将变得非常宽裕。纵观全球,未来三年锌精矿的增量主要来自于境外。基于对境外各大矿山项目的梳理发现,未来三年境外锌精矿都有较为可观的增量,尤其集中在2019-2020年。2019年境外较为突出的项目来自于:New century、MMG、Glencore、Vedanta以及Hindustan Zinc等公司。这些项目在2018年都或多或少有所增量,并将在未来两年进一步释放产量。境内方面,较多的是今年新增矿山进度延后导致增量在明年体现,诸如银漫矿业、高尔奇等;此外,湖南湘西地区由于今年矿山整改,因而预计明年能够完成整改继而提供增量。

    二、原料充裕的情况下,冶炼却减产了

         

    当市场都以为锌精矿复产且原料市场宽裕时,锌锭会出现大量过剩;但是,今年锌锭却意外减产了,尤其是国内冶炼,2018年锌锭生产出现了-3%的同比增速。

          

    我们认为,是冶炼利润主导了企业的开工率,而并不全然是锌价。追溯过去十年的历史数据,我们发现,TC对冶炼利润的影响也相当之大,诸如在2012-2014年期间,在低迷锌价的背景下,正是由于良好的TC才支撑起比较高的开工率。

    何为TC:可以理解为冶炼与矿山博弈的结果,直观看是衡量锌精矿供需平衡结果的标尺。同时,与其他金属不同,锌冶炼厂利润不仅仅取决于加工环节,还取决于来自于矿山的利润分成,通过价格分享,将矿山与冶炼厂捆绑成为供应这一主体。

    三、矿有足够的利润让渡给冶炼环节

    回头看2018年锌价已经跌去过去50%的涨幅,矿山是否还有利润让给冶炼厂?答案是肯定的。根据全球矿山成本曲线,我们发现即使在2500美金附近锌价,全球也有98%的矿山处于现金盈利,且盈利颇为丰厚的状态。因而,在理论环境下,矿过剩的同时,通过提高TC的方式令利润让渡给冶炼厂,促进冶炼生产,从而使得过剩的矿以锌锭的方式留存下来。

          

    但是,冶炼却存在一定的软瓶颈:即非利润性影响因素。从今年三季度起,国内冶炼企业就生产盈利了,但是由于环保和搬迁等因素导致利润无法刺激出跟多的锌锭产出。环保方面有:今年湖南花垣地区矿山再次进行环保整合,因而也拖累了当地冶炼企业的生产,令湖南当地三家企业年内几乎没有产出,导致湘西地区锌锭产量同比下降12万余吨。与此类似,陕西地区今年也是环保问题突出的省份,三家大型企业均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导致年内同比产量下降近10万吨。

         

    株冶和云铜是由于搬迁和产能关闭导致的产量下降。株冶与水口山即将合并搬入五矿的水口山铅锌基地,因而株冶自去年起产量逐步下降,致使产量同比出现大幅下滑。云铜马关项目也在今年三季度逐步关停,相关人员并入华联锌铟,因而这部分也带来不少减量。

    另一方面,今年个别企业还是有产能扩张的,诸如西部矿业、甘肃白银和四川四环的新扩建产能逐步释放,但由于新扩建产能释放进度较为缓慢,导致国内总量上不抵削减的量级,因而使得今年国内锌冶炼生产出现明显下滑。最后,境外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减产:诸如印度锌业锌锭产量由于其矿山生产问题而减少,高丽亚铅旗下YP冶炼厂由于水污染而出现停产。已有产能由于环保等非利润性因素而耽误生产,然而新扩建产能却更不上节奏。根据协会数据:今年前三季度铅锌采选利润额同比增长8%,铅锌冶炼实现利润额同比下降69%;近年来,虽然冶炼环节利润率有所改善,但是由于冶炼利润积累不够丰厚,因而冶炼投资项目少。近年来国内已经实现的扩产仅有几家:驰宏呼伦贝尔项目、西部矿业置换、甘肃白银、四川四环,而这些项目特点:背靠大集团,原料保障相对良好。

          

    从已统计到的新扩建项目看,来三年全球冶炼项目增量相当有限,且产能增量大半来自于中国。其中,虽然水口山铅锌基地建成后将有30万吨的产能,但是由于抵消了株冶和水口山原厂的老产能,实际算下来还产生了产能缩量。境外方面较为确定增量是墨西哥的Torreon,预计有12万吨的扩张,将在2019-2020年投放。

        

    综上,在现有产能备受环保等非利润性因素的影响,与此同时,新扩建产能又较为少的情况下,锌精矿的过剩在今年无法以锌锭的形式留存下来,市场将进入锌锭低库存而锌精矿相当宽裕的境况中。

    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金瑞期货研究所

    研究员:曾童

    联系电话:0755-83253946

    期货从业资格证号:F3007268

    声明

    分析师声明

    负责撰写本研究报告的研究分析师,在此申明,报告所采用的数据均来自合规渠道,分析逻辑基于作者的职业理解,本报告清晰、准确地反映了作者的研究观点,力求独立、客观和公正。作者薪酬的任何部分不会与本报告中的具体建议或观点直接或间接相联系。

    免责声明

    本报告仅供金瑞期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统称“金瑞期货”)的客户使用。本公司不会因为接收人收到本报告而视其为本公司的当然客户。

    本报告由金瑞期货制作。本报告中的信息均来源于我们认为可靠的已公开的资料,但金瑞期货对这些信息的准确性及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金瑞期货可随时更改报告中的内容、意见和预测,且并不承诺提供任何有关变更的通知。

    本报告中的信息、意见等均仅供投资者参考之用,并非作为或被视为实际投资标的交易的邀请。投资者应该根据个人投资目标、财务状况和需求来判断是否使用报告之内容,独立做出投资决策并自行承担相应风险。本公司及其雇员不对使用本报告而引致的任何直接或者间接损失负任何责任。

    本报告版权归金瑞期货所有。未获得金瑞期货事先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对本报告进行任何形式的发布、复制或出版作任何用途。合法取得本报告的途径为本公司网站及本公司授权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