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葡京大劫案

谁害了她?

发布日期: 2020-09-05


戴安娜。


一个以古狩猎女神为名的女人;


到头来,却是最被追猎的那一个。



23年前,1997年8月31日,英国伦敦市内发生了一件极其特别的事情。

在那个本该平淡无奇的周日清晨,当地电网局记录下了一个用电高峰。

成千上万个电视机和收音机都在同一个时刻打开,彼时所有人都在关注着一个足以令整个英国大地颤抖的消息——

戴安娜王妃于巴黎因车祸去世。

仅仅十几分钟后,该消息被证实。一瞬间,天翻地覆。

英国皇室工作人员,这样形容后来发生的事情:“一切都一发不可收拾,那一个星期变得异常诡异。”


皇室工作人员回忆戴安娜王妃葬礼前后


那大概是英国现代历史上,最值得被铭记的7天:

戴安娜王妃离世后24小时,城市陷入了一片混乱。

在伦敦中心区每小时会有6000人涌入白金汉宫表示哀悼,门前堆积的鲜花已经铺展开了15米以上;

前来吊唁的人不断增多,以至于后来如果想在吊唁簿上签字,则需要排队11个小时;

民众陷入了集体崩溃,去教堂寻求慰藉的人数急剧增加,自杀求助来电的数量也创下纪录。

白金汉宫门口摆满民众用来祭奠戴安娜的花朵


戴安娜葬礼当天,3万多人整夜露宿街头,超百万人涌上街道,只为了等待灵车经过,与她道声永别。

那几天,伦敦成了英国历史上最大一次公众哀悼活动的震中。人们以各自的方式表达对那朵“英伦玫瑰”的哀思。

头戴“王妃”皇冠,戴安娜近乎收获了所有民众的爱戴;

然而光环之下,她穷其一生,也未能得到爱人的一句肯定与真心。




在戴安娜短暂的36年人生中,她半生的喜怒哀乐,都与查尔斯王子有关。

那是戴安娜一生也无法忘记的时刻:

在朋友的聚会上,她第一次见到查尔斯王子。


因为此前刚刚经历了失恋与叔叔蒙巴顿被暗杀的双重打击,这个当时全英国最炙手可热的男人在那个夜晚,显得格外落寞。


年轻时的查尔斯王子


晚餐时,戴安娜越过人群,看见独自站在一旁的查尔斯。鬼使神差地,一向不擅长主动开启话题的戴安娜,走向了这个男人,然后开口询问道:

“现在的你应该很寂寞吧?”

这样的开场白略显冒失,却直击查尔斯王子的内心。没有回答,沉默片刻,他忽然凑上前亲吻了眼前的少女。

那一年,戴安娜18岁,查尔斯31岁。


一个单纯至极,不谙世事;一个久战情场,胸有城府。


少女时期的戴安娜


也许这样的亲吻在查尔斯眼中,只是一次冲动下的产物。可对于戴安娜来讲,却是一场雷霆万钧的心动:

“我当时真的吓坏了,怎么会有人第一次见面就接吻呢?”

很久之后,戴安娜仍清楚记得二人初次邂逅时的场景,每每讲起,脸上仍隐约可见羞涩与喜悦。


34岁戴安娜回忆初次遇见查尔斯王子


再见面时,是在一年之后,父亲举办的生日派对上。

作为全英国最庞大贵族家庭的小女儿,戴安娜理应盛装出席。但那些贵胄所要遵守的繁文缛节,早已让这个渴望自由的女孩感到疲累。

也许是为了对抗,也许只是懒得打扮,派对当天,戴安娜只穿了一身简单的运动服,一头乱糟糟的短发也没有打理。

她躲在角落里喝着汽水,试图以此来逃过那些复杂的贵族交际,可现实却是,这样不拘小节的女孩,反而吸引了当天最重要的客人,查尔斯王子。

“他主动走过来和我说话,邀请我出去郊游,我很吃惊,他怎么会注意到(我这样)平平无奇的女孩子。”


少女时期的戴安娜(左)


那晚王子的亲吻太过惊艳,彻底勾起了少女对爱情的渴望。没有过多犹豫,戴安娜接受了查尔斯的约会。

结果第二天她便登上了报纸的头版头条,并且多了一个新的身份,查尔斯王子的女友。

查尔斯的每一位女伴都活在记者的镜头之下,戴安娜也不例外。


恋爱时期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


在一组二人同游皇家马场的照片流出后,戴安娜成了全英国媒体的关注对象。每天都有几十位记者守在她学校宿舍的门口。

媒体开始毫无底线地窥探戴安娜的日常,她的一举一动都能成为第二天报纸的头条,而对此,民众喜闻乐见。

在那段时间里,“戴安娜”这个名字,成了杂志销量的保证。为了获取更多所谓的“独家报道”,记者近乎无孔不入:

他们会在树林里埋伏整夜,只为拍摄一张戴安娜的泳装照片;

他们会偷偷潜入其兼职的幼儿园,抓拍一些她与孩子玩耍的瞬间;

他们会驱车拦截她的轿车,仅是询问一句“你会和查尔斯王子结婚吗?”

“对她穷追不舍的媒体像在喂养一头贪婪无厌的野兽,那就是大众。”


戴安娜被记者反复追问恋情


活在闪光灯下的每一天,对于戴安娜来讲都是一场磨难。她渴望在此时得到男友查尔斯的支持与陪伴,可后者只是说:

“与皇室扯上关系的后果就是这样,你要自己去习惯。”

那段时间,戴安娜隐约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查尔斯)有时候可以每天给我打三通电话,有时可以一星期不露面。但他每一次找我,都会让我神魂颠倒。”

男友的做法让戴安娜不解,她以为这是对方恋爱的方式,全然不知,在对自己忽冷忽热的同时,查尔斯正在对另一个女人念念不忘,而那个女人便是他的前女友卡米拉——

戴安娜说,卡米拉占据了自己生命中的每分每秒,是她一生的梦魇。


戴安娜(左)与卡米拉(右)



在戴安娜之前,卡米拉是风流查尔斯为数不多的“长期女友”。

卡米拉爱玩且擅长讨好男人,这样如同“小野猫”一般的性格让查尔斯极度喜爱,但他也知道,如此性格的女人一定不适合位高权重的皇室。


年轻时的查尔斯王子与卡米拉


与卡米拉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查尔斯王子与女王的关系逐渐僵化。前者沉迷爱情,后者却一心渴望儿子能找到一位合适的王妃。

矛盾中,戴安娜的出现,拯救了这段即将分崩离析的母子关系——

出身贵族,单纯、善良、情史干净……戴安娜符合一切“王妃”的标准,尽管查尔斯始终认为她只是一位“略显土气的女爵”。


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


戴安娜已经无法回忆起,自己究竟是在哪一个瞬间,撞破了男友与卡米拉的关系。

一切都很突然,但一切又都有迹可循,唯独她当局者迷。

那是戴安娜一切悲剧的开始。

她清楚地知道卡米拉与查尔斯之间的“勾当”,但又无法从这段三角关系中抽身。

因为此时,她已与查尔斯举行了隆重的订婚仪式,当时还不到20岁的她,完全没有能力反抗皇室。


订婚仪式上的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


戴安娜与查尔斯相识时,英国正处于危险状态。罢工、游行、暴力事件近乎每天都在发生。民众如同一张张被拉满弦的弓,急需一些“喜讯”来缓和紧张的气氛。

所以,当戴安娜与查尔斯的婚讯被宣布时,整个国家都陷入了欢腾。所有人都在期待这一场“梦幻婚礼”的举行,除了戴安娜本人。

在筹备婚礼时,戴安娜近乎看不到未婚夫的影子。查尔斯整日不是忙于应酬,便是陪在卡米拉身边,偶有出现也是为了应付媒体的采访。



成为准王妃后,媒体对于戴安娜的追击变得愈演愈烈。记者会整夜守在她的公寓外面,甚至会潜伏到婚纱店,偷拍其试穿礼服的照片。

那是戴安娜被“明码标价”的一段时间。人们毫不掩饰地抓拍与贩卖有关于她的一切,她正在被疯狂“物化”。


被媒体围追堵截的戴安娜


面对这一切,戴安娜也曾向查尔斯求救,可得到的回应却是,这个即将与自己举行婚礼的男人,正在陪伴卡米拉。

“他(查尔斯)说,卡米拉状态很差,因为每天都有3、4家媒体骚扰她。我心里想,天啊,我这里可是有34家媒体守着。可这一切我都没有告诉他。”

不愿抱怨,不懂示弱,戴安娜习惯将一切深藏心底,纵使这样会让她痛苦万分。


戴安娜回忆与查尔斯王子的对话


因为长时间被爱人冷落,外加精神紧张,戴安娜在婚礼前患上了暴食症。她每日会摄入大量食物,并在之后用催吐的方式吐掉,她以此来缓解内心的压抑,同时也在惩罚自己——

因为查尔斯的冷漠,她始终觉得,自己配不上高贵的皇室。

在暴食症的影响下,戴安娜日渐消瘦。订做的婚纱一改再改,直到婚礼当天,礼服的腰围尺寸已从最初的2尺2,变为了1尺6。


被记者“围攻”的戴安娜


尽管戴安娜的憔悴肉眼可见,但查尔斯仍选择视而不见。他不在意她的心酸难过,只想尽快完成婚礼结束“任务”。

就像在车站等一艘船,戴安娜的爱意始终得不到回应,她无数次想过放弃,可查尔斯偶尔的热情又让她百般痴迷,纠结中,举行婚礼的日子到了。


1981年7月29日,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的“世纪婚礼”如期而至。

那是英国30年来最隆重的喜事。

当天,伦敦城内所有教堂的钟声在上午9时一同敲响,英国广播电视公司用33种语言向世界转播了婚礼的盛况,全球7亿多观众参与观看。


那时没有一个人知道,自己正在见证的,其实是一场世纪悲剧。

婚礼车队缓缓驶向教堂,坐在车里的戴安娜,能清楚听见沿途上百万民众的欢呼与祝福。为了回应他们,她微笑挥手示意,恍惚间,她也认为自己正在奔赴幸福。

“我是如此深爱我的丈夫,(那一刻)我真的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婚礼当天


纵使此前已经准备多时,但真正到达典礼现场时,戴安娜还是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到访宾客比预期中还要多,而红毯也比想象中的更长一些。

挽着父亲的手,戴安娜在万众瞩目中慢慢走向站在红毯另一端的查尔斯王子。


就像多年前的那次相遇,她再次穿越人群义无反顾地走向那个男人,却意外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卡米拉。


戴安娜忽然意识到:

“他们(英国皇室)找到了献祭的羔羊,我被推入火坑。”


出现在戴安娜婚礼上的卡米拉(红圈)

婚礼结束后,蜜月之旅开始。


临行前,查尔斯将8本厚厚的书籍放进行李箱中,戴安娜清楚地看到,每一本书中都夹着卡米拉的照片。


而旅行时,查尔斯穿的每一件衣服,都戴有卡米拉送给他的袖扣。


年轻时的查尔斯王子与卡米拉


戴安娜也曾质问过丈夫,但每次不仅得不到解释,反而还会被对方狠狠训斥一顿。


没有任何所谓的甜蜜,戴安娜婚后的每一天,都与痛苦和压抑相伴。她的暴食症变得愈发严重,并且还出现了自残与自杀行为。

蜜月过程中,为了能让媒体拍到王子与王妃甜蜜互动的照片,戴安娜每天都要配合查尔斯到户外游逛,纵使她的身体已经极度不适。

面对镜头,夫妻二人笑得毫无破绽,婚姻这场戏,戴安娜忍痛演下去。


蜜月时期的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

童话成为现实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满足,唯独公主永远失去了她的快乐。



因为一些政务,查尔斯不得不在蜜月进行到一半时,便启程赶回伦敦。

机场匆匆送别丈夫后,戴安娜躲在角落里低声哭泣。有媒体抓拍到这一瞬间,并将那滴眼泪,解释为新婚妻子与丈夫分别时的心碎。后来的戴安娜却说:

“那是我崩溃的表现,因为我知道,查尔斯忙完便会去找卡米拉了。”


告别查尔斯王子后,戴安娜悄悄落泪


活在“梦幻婚礼”的巨大阴影之下,戴安娜的所有伤痛都被掩饰得很好。

头戴王冠,皇室希望她做一名大方得体的王妃,民众希望她可以带来更多的希望与幸福。

没有人问过戴安娜想要什么。

其实,她和所有女人一样,在婚姻里,只想要丈夫的真心与疼爱。


成为王妃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为了配合查尔斯王子的工作,戴安娜时常要陪着他去到世界各地完成外交活动。

对于性格相对内向,且身体日渐虚弱的戴安娜来说,每一次出访都是一次心理与身体的双重考验。

可相对幸运的是,人们对于这位新王妃的喜爱,远远超过了预期和想象。


颇受民众喜欢的戴安娜


不同于其他高高在上的皇室人员,戴安娜每一次面对民众时,都会以平等、和善的姿态与其交流。

她会弯下身与孩子拥抱,会叮嘱老人小心身体,会尽量去紧握每一只伸向自己的手,就连面对恨不得对自己刨根问底的记者,她都会叮嘱对方小心驾驶,注意脚下。

有人说,戴安娜赋予了皇室温暖的人性,比王子更能代表皇室的美德。


戴安娜与小女孩亲密互动


渐渐地,“喜欢戴安娜”成为了全民热浪。那段时间:

戴安娜的同款短发成了各大发廊的“招牌”;

与她风格类似的衣服、饰品,会成为当季最流行款式;

印着其照片的报纸、杂志,可能在上架的瞬间被抢售一空;

女人们开始效仿她的言行举止,日夜渴望成为像她一样优雅与可爱并存的女人……

那时,戴安娜被称为“平民王妃”,因为人们从未在她身上看到过任何与皇室相关的虚张声势,取而代之的,是永远友善与真诚的微笑。

皇室与民众长久以来的阶级壁垒,因戴安娜的出现,变得不再坚不可破,那是众人最接近“平等”的时刻。



戴安娜火速增长的人气,让皇室收获了很多好评。


从某种程度上说来,这完全达到了那场“世纪婚礼”的用意,但查尔斯却对此并不满意。

在某次进行出访任务时,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王妃并肩坐着敞篷车行驶在马路上,街道上距离查尔斯王子较近的人忽然喊道:

“请王子坐到另一边去,我们只想看戴安娜王妃!”

民众的直言不讳让一向很有自信的查尔斯王子有些难堪,于是在接下来的媒体采访中,这个男人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通过今天,我忽然意识到,男人如果想要活得轻松一点,就应该娶两个老婆。两个人分别站在道路的两边,我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语毕,现场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

镜头扫过坐在一旁的戴安娜,她只是淡淡一笑,然后低下了头。

那一刻,她懂了丈夫的言外之意,也知道了“两位妻子”的指代。那大概是他们夫妻默契最好的瞬间,尽管这其中满是委屈与羞辱。



貌合神离,同床异梦。身处这段糟糕婚姻中的戴安娜,比任何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丈夫对于自己的抵触。

那时,不喜社交的戴安娜,开始拼命学习在公开场合演讲的技巧。为了能做好丈夫身边得体的“贤内助”,她甚至要在短时间内学会一门外语,这样在外交讲话时,她一口流利、标准的当地话,就能为皇室赚来面子。

戴安娜拼命想要讨好自己的丈夫,可这一切到头来,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每次演讲我都很紧张,我很想得到爱人的鼓励,可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在这段婚姻中,戴安娜始终卑微如尘埃。她很想改变什么,但又始终无能为力。


查尔斯与戴安娜出席活动



很多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比如查尔斯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比如戴安娜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糟糕。

“平民公主”与“皇族王子”的美满童话似乎已在毁灭的边缘,而就在此时,戴安娜怀孕了。

1982年,在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结婚后一年,威廉王子出生了。


戴安娜与幼年威廉王子


这个消息再次让英国陷入了狂欢,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唱歌、大喊、开启香槟庆祝皇室添丁。


然而热闹是别人的,戴安娜却再次陷入了黑暗,她患上了严重的产后抑郁症。

戴安娜将这一消息告诉了皇室,可对方却不以为意——他们觉得这只是戴安娜引起人们关注的小伎俩。

威廉王子诞生后,戴安娜几乎每日都要配合皇室进行拍照与采访,而且每次都不会被提前告知:

“我就像一个道具人,只需要按时出现在相机前。”


威廉王子出生后接受洗礼,戴安娜(中间)状态极差

而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次子哈里王子出生时。那时,查尔斯王子在戴安娜与儿子出院一个小时后,便匆匆赶去打马球。


二位王子的诞生,不仅没有让这段皇室婚姻走向美满,反而给了查尔斯愈发放纵的理由。

之后几年,他经常深夜醉酒回家,并且对妻子大喊大叫,而对于这一切,戴安娜只是忍受。

她自小便生活在单亲家庭,她知道,孩子们需要一个和谐、稳定的家庭,即使只是表面现象。


戴安娜、查尔斯王子
幼年威廉王子、刚出生的哈里王子


在得不到丈夫任何尊重的情况下,儿子成了戴安娜为数不多的幸福来源。

抛弃了那些华而不实的教育,她更愿意带着孩子去收获简单的快乐。

放下了所谓王妃的身段,戴安娜会像所有母亲一样,去学校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会在假日里带着孩子去游乐园;会教他们滑雪、骑马;会在每一个节日,为孩子准备礼物和惊喜……


戴安娜带着孩子们外出游玩
从左至右:戴安娜、威廉王子、哈里王子


戴安娜是“平民王妃”,所以她希望儿子也可以是“平凡的王子”。

于是,每一次参加出访活动时,戴安娜都要轻声告诉男孩们一定要真诚地与人握手、尊重对待每一位年长者,即使对方是一名流浪汉。

很久之后,这些都成了威廉与哈里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光。他们说:

“母亲是我见过力气最大的人。每一次和她拥抱,我都能无比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是被爱着的。”


戴安娜与幼年哈里王子


身为皇室成员,二位王子和戴安娜一样,始终是媒体镜头下的“猎物”。他们时常被记者围追堵截,偶尔还会被恶语相向。

在某次私人度假中,有超过15台摄像机直直对准彼时还不到6岁的哈里王子。在多次劝阻无果后,戴安娜亲自上前阻止。

与媒体“战斗”多年,那是戴安娜第一次面露不悦,她说:

“作为一个母亲,希望你可以尊重我的孩子。我带孩子出游度假,就是希望他们能从中获取快乐。请你理解一位母亲,我必须要保护我的孩子。”


戴安娜阻止记者拍摄两位孩子


日后,戴安娜这次与记者并不愉快的经历,反而成了媒体称赞她的理由之一。

那是大众第一次看到并不温柔的王妃。她异常勇敢,也给了孩子足够的安全感,尽管父亲并不在身边。


实际上,对于二位王子的窥探,只是记者对于皇室隐私侵犯的冰山一角。

上世纪80年代末,各路媒体对于英国统治阶级的偷窥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而窃听王室成员的电话,则是他们最常使用的手段之一。

而也就是在此时,查尔斯王子与卡米拉的婚外情,一夜之间被公众知晓。与此同时,戴安娜与皇家保镖的恋情,也昭然若揭。


戴安娜讲述自己与保镖的过往


1986年前后,戴安娜与查尔斯双双出轨,那段被世人信奉为童话故事的婚姻,彻底土崩瓦解。

为了挽回皇室颜面,与王妃传出“绯闻”的保镖被开除,并在次年死于车祸;查尔斯王子也暂时回归了家庭,开始与戴安娜王妃频繁合体出现在各类公众场合。

时间久了,民众开始慢慢相信二人已经重归于好。但真相却是,查尔斯仍和卡米拉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某天,戴安娜鼓足勇气找“情敌”理论,但卡米拉给出的回答却是:

“你已经有了两个儿子,你还要求什么呢?”


年轻时的卡米拉(左)


与第三者的这次当面对质,成了戴安娜永远的噩梦,那时她近乎哽咽着说:“我只是想要回我的丈夫。”

三个人的婚姻实在太过拥挤。

当内心的愤怒与委屈已忍无可忍时,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正式宣布分居。

那是1992年的冬天,二人结婚的第11年,戴安娜终于决定,去尝试另一种生活。


当婚姻正式进入“冷战”阶段,查尔斯王子与戴安娜形同陌路。他们疲于营造假意的美好,就连出访同一个国家,都不曾在同一场合出现。

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最后一次合体露面


这一年,戴安娜31岁,不再青春,满是伤痕。


彼时,她时常会想起自己的小时候。

那时,她也像现在一样,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一边等待早已离开多年的母亲回家,一边期盼已组成新家庭的父亲给自己一个拥抱,哪怕只是礼貌的问候。


童年时期的戴安娜


为了让大家清楚事情的真相,戴安娜将自己的经历写成了自传,并接受采访,将查尔斯王子婚内出轨的事情公布于众,这彻底激怒了皇室。


1996年8月28日,戴安娜与查尔斯王子正式解除婚约。她再也不必担心失去丈夫了,因为,她已经失去了。


委曲求全多年,戴安娜的婚姻最终仍以遗憾收场。那时她说:

“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折磨人的病,是感到自己不被爱。”

脱离皇室后,戴安娜同时也成了媒体追捕的猎物。没有了皇家保镖的守护,她成了舆论刀俎下的鱼肉。


记者成群结队地冲向她,并对她进行辱骂,因为他们急于拍摄一张其面露怒色的照片,以便拿回去交差。


被记者不断骚扰的戴安娜


当地最知名的报社员工回忆:

“如果其中一位摄影师拍到的照片是别人没有的,(那这张照片将价值)50万美元。只要有一张她的图片,你就能成为百万富翁。”


离开了皇室,戴安娜仍没有获得自由,而这一次,她已决定“反击”。


英国当地某知名记者,曾这样描述他记忆中的戴安娜:

“她很知道如何运用媒体的镜头。”

作为当时全球出镜率最高的女性,戴安娜深知这其中的利与弊。她厌恶长枪短炮对自己私生活的骚扰,同时又庆幸,这样超高曝光度带来的好处,比如在“慈善”这件事上。


戴安娜专心于慈善事业


离开查尔斯王子之后,戴安娜开始致力于慈善。之前并不幸福的婚姻让她对“痛苦”感同身受:

“我始终认为,我和他们(弱势群体)一样。”

戴安娜在慈善活动现场


上世纪90年代,在尚不明确何为艾滋病时,全球闻“艾”色变。

HIV病毒携带者饱受歧视,戴安娜在得知这一情况后,主动邀请媒体一同去拜访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艾滋病人,并与他们大方握手、拥抱。


戴安娜与艾滋病人近距离交流


随后,那张戴安娜不戴任何护具,与HIV病毒携带者亲密接触的合照,成了大众相信艾滋病不会轻易传染的理由之一,并且一直延续至今。


戴安娜与艾滋病人握手


她多次出访世界各地的慈善医院、学校、社会福利机构。


她会呼吁媒体大篇幅报道出访地情况,并主动拍卖礼服,发起筹款活动,从而使许多人的生活得到改善。

戴安娜慈善活动现场


她还多次亲赴安哥拉、波黑等战乱地区,并亲自踏进地雷区视察,以此来引导舆论,去注意当地因触雷而导致伤残的平民。


戴安娜走在地雷区


在她的努力和推动下,“国际反地雷运动”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非官方组织,在其支持禁雷法案后名声大振,先后获得60余个国家、上千个团体的加入。

提倡废雷,这是戴安娜对公益最杰出的贡献。同时,也是最后一件。


戴安娜与因地雷失去左腿的孩子合影



1997年8月31日,戴安娜于法国巴黎因车祸去世。

意外发生时,她的轿车正急速飞驰在马路上,目的是为了躲避后面穷追不舍的记者。

戴安娜车祸现场


得知消息后,戴安娜的私人助理火速赶往巴黎。在病房里,他见到了已经被宣布抢救无效的戴安娜: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她上午还在和我说话。一切都很不真实,我盯着她,看见她的头发被风扇吹动,那一刻我以为,她还没有死。”


戴安娜最后身处的病床靠近窗户。

透过巨大光亮的玻璃,人们能清楚看到天边的景色。然而为了躲避趴在对面大楼顶楼试图拍摄戴安娜遗体的记者,助理不得不找东西将窗户糊了起来。

这个凌晨,戴安娜没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她永远去了天堂。



意外发生后7天,戴安娜的葬礼在伦敦举行。成千上万的人见证了这一时刻,就像多年前,他们见证其与查尔斯王子的婚礼一样。

一次关于幸福,一次关于永别。

在葬礼的最后,载有戴安娜遗体的灵车,驶过地面阴影区域,慢慢进入光明。

阳光再一次笼罩在她的左右,这一次她真的自由了。



戴安娜去世后——

从前布满地雷的平民区,已在专业人员的帮助下,恢复了安全。孩子们得以在山间快乐地奔跑,他们再也不必担心地雷的威胁。


从前坐在戴安娜怀中的孩子俨然长大,他说:

“20年了,这里没有地雷,也没有她了。”


地雷区民众回忆戴安娜


年幼时“嫌弃”母亲拥抱太过用力的哈里王子已经成家。


他娶了心爱的姑娘,放弃了尊贵的皇室成员身份,接替母亲完成了“反地雷”运动,并在去年状告了曾经窃听母亲电话语音的报社……

自由、勇敢、坚毅,那些母亲教给他的东西,他每样都记在了心里。


上:戴安娜走在地雷区
下:哈里王子走在地雷区


威廉王子成为了英国王位第二号继承人,深受欢迎的他时常出现在各个养老院、流浪汉收容所等社会福利机构,并且与身处其中的人聊天、吃饭。

童年威廉王子(左)、哈里王子(右)
与母亲戴安娜合照


在婚礼上,威廉王子为母亲留了一个座位,后来还在女儿的全名中加入“戴安娜”。

他说:“我的母亲很爱玩,她做了祖母一定会天下大乱的,可惜她看不到我的孩子出生了。”


戴安娜“穿越时空”凝望刚出生的小孙女(网友制作)


很久之后,那些深爱戴安娜的人,都以各自的方式守护着这位人民的王妃。

她或许真的不曾离开,她只是走出了时间。

如今,戴安娜的遗体被安静存放在家族庄园中的湖中心小岛上。未设墓碑,不允许被公众打扰。

这是其家人的选择,也是戴安娜一生都在渴望的安稳与平和。


那一年,还没有成为王妃的戴安娜


记得刚和查尔斯王子确定恋爱关系时,媒体便问过戴安娜,如果不能成为王妃,会一直待在家附近的街道上教小孩子舞蹈吗?

那时,她满脸笑容,点了点头然后说:

“会的,我想,我会过得非常开心。”



请加油,2020丨请回答,2008
李诞的困局丨中国好歌曲

张学友丨李宗盛丨陈奕迅丨张艾嘉

败诉的孙杨·消失的刘翔·老去的姚明
屠呦呦丨中华神医丨钟南山
中国孩子丨华为启示录丨泪别湖北

病毒的复仇丨明星捐款名单丨赵本山往事

赵雷丨朴树丨许巍丨李健丨王菲

王小波黄家驹丨张国荣

胡歌丨陈道明丨李荣浩丨张译

破产的央视标王丨网红教授戴建业

中国摇滚周星驰丨穷人韩红


女人
对自己好一点